• 1
  • 2
  • 3
您当前位置:德宏州纪委州监委网站 >> 纪检人镜头▪手记 >> 纪检人镜头 >> 浏览文章


【纪检人•镜头】请听,这是抗战老兵的故事
发布时间: 2019/9/2 16:09:33 来源: 本站原创
  • 七十四年,七十四年了!您是否还记得,七十四年前,当您听到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消息,也许您欢呼雀跃,仰天长啸;也许您与战友忘情相拥,喜极而泣;也许您意犹未尽,恨不能乘勇追穷寇……是的,您是不会忘记那一天的。当初离开家乡,从军报国,南征北战,出生入死,为的就是这一天。历史记住了您和您的战友,伟大卫国战争的亲历者和参与者。

     【纪检人•镜头】请听,这是抗战老兵的故事

    年轻时的蔡培中

    【纪检人•镜头】请听,这是抗战老兵的故事

    给孙子讲述抗战的故事   (刘晓蓉摄)

    蔡培中,现年92岁,出生于河南省信阳市准滨县新李乡双庙集蔡庄,1942年3月参军;1945年在河南登封县抗日救国打日本鬼子,直到抗战胜利日本投降;1949年随部队起义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;1957年被派往边陲德宏州瑞丽支援边疆建设,他扎根祖国边疆至今。他差点死在战场上。在一场战役中,他是机枪手,所在的碉堡被日军炸毁,他被埋在废墟里,“我听得见外面的声音,外面听不见我的声音。”战友们以为他牺牲了,打算放弃救援,他嫂子的一个王姓堂兄弟也在这支部队里,他说:“就算他死了,我也要看到他的尸体。”日军攻击,他们躲;日军走了,他们刨。后来,蔡培中被救了出来,在战地医院躺了2个星期才醒来。如今,92岁的蔡培中身体健朗,儿孙孝顺,他说:“我是幸运的,我要终身做好事。”

    【纪检人•镜头】请听,这是抗战老兵的故事

    冯老在看采访稿(柴明山摄影)

    【纪检人•镜头】请听,这是抗战老兵的故事

    军功章(杨南希摄)

          “如果没有遇到共产党的部队,我早就饿死街头了,我的命是共产党救的,我要永远跟着共产党走。”冯为民原名冯晚瓜, 1929年出生在山西省太行山下高平县的一个贫困农民家庭,1944年7月至1948年,他编在八路军四纵队十一旅警卫连3排8班。他曾参加过1945年的抗日战争,1946年的保卫延安战;1947年的中南、华南、西南战役;1948年的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等。冯老在1982年,因患喉癌做过手术,不能清晰地发声,笔者却从冯老的眼神中感受到了温暖和热情。如今,91岁的冯老心愿是:想将自己的纪念章捐给淮海战役展览馆,作为永久的纪念。

     【纪检人•镜头】请听,这是抗战老兵的故事

    熠熠生辉的军功章(杨南希摄)

    【纪检人•镜头】请听,这是抗战老兵的故事

    晋老接受市委政研室副主任李天义采访(线慧芹摄)

          晋禄鸿于1924年3月出生在河南省济源市,1946年5月志愿参军,晋老一生参加过无数的战役,大的有华北战役、西北战役、淮海战役、渡江战役、华中南战役、大西南战役,1955年被国家授予解放奖章。晋老说:“现在是和平年代了,大家要好好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生活。”

    【纪检人•镜头】请听,这是抗战老兵的故事

    奎老的军功章(刘晓蓉  翻拍)

    【纪检人•镜头】请听,这是抗战老兵的故事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刘晓蓉 翻拍)

           奎汝琼,受邀赴北京参加“九三阅兵”的抗战老兵之一。 1943年,13岁的奎汝琼在大理弥渡应征入伍,是一位真正的娃娃兵。经过一年紧张刻苦的训练。由一名首长的勤务兵成长为一名总部的通讯兵。在滇西大反攻翻越高耸入云的高黎贡山时,年少体弱的奎汝琼差点冻死在山上。凭借中国军人的血性和勇毅,和战友们相继赢得了“云端上的战争”和收复腾冲的战斗。2015年奎老荣获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,并作为云南省德宏州抗战老兵代表受邀赴北京参加“九三阅兵”。目睹进入新时代后祖国的巨大变化,居住在芒市的奎老无比激动,感慨万分。“比起牺牲的战友们,我是个幸存者、幸运者、幸福者。”奎汝琼老人说。如今,奎老因中风无法再站起,可英雄脊梁从未被压弯,壮士暮年,倍显珍贵。七十多年后的今天,您安详地坐着,慈祥地朝我们微笑——再也没有比这更宝贵、更动人的画面了。

    【纪检人•镜头】请听,这是抗战老兵的故事

    【纪检人•镜头】请听,这是抗战老兵的故事

    南侨机工(朱边勇摄)

          抗日战争中,还有一群年轻人,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——南侨机工。1939年,中国的抗战进入到最黑暗的时刻,中国所有的国际通道几乎被日军封锁殆尽,只剩下偏居大西南的一条滇缅公路,这是被国际社会称为中国抗战生命线的战略通道,人们称之为“死亡公路”。就在这条抗战生命线上,来自海外的3000多名华侨青年,有人瞒着家人偷偷回国,有人给自己改名铁魂,有人甚至女扮男装,开着笨重的大卡车运送物资。在1939至1942的三年的时间里,这些年轻的南侨机工们在这条滇缅公路上,开车修车,为整个中国运载了抗战所需 90% 的国际援助,共计45万吨军械、药物、器材。他们大多出身优渥,为了一颗炽热的爱国之心,投身于云南这片土地,很多人再也没能回去……

           七十多个春夏秋冬,七十多个寒暑往来。放眼望去,七十多年前你们用脚步丈量过的这片土地,山河锦绣,户户炊烟,生机盎然。回转身,老兵,我们敬爱的老兵,你们曾经怒放和奔腾的生命,已变得平静而安详。让我们向抗战老兵致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