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
  • 2
  • 3
您当前位置:德宏州纪委州监委网站 >> 清风苑 >> 清风文艺 >> 浏览文章


清高也是一种傲骨
发布时间: 2019/12/5 11:02:49 来源: 驻州委组织部纪检组
  • 所谓“清高”,辞海解释为“不慕荣利,洁身自好”,应该是含有褒扬之义的。“清”即是“清白正直,不搞邪的、歪的”也是褒赞之义。在中国人的词汇中,凡跟“清”字搭上关系的,往往有称誉的意思,如:有卓越才能者名为清才,志行高洁者称为清士,儒雅文章则说清文,廉洁奉公者颂为清官,纯洁之友情则誉为清交等等。如今清字与“高”沾上了,想来该是顶量级的称誉了吧。              

    清纯高洁谓之清高。清高本来是一种洁净的精神气质,为了坚守洁净的理想,宁肯自我放逐,独立于庙堂以外,甘处于江湖之远。清高的人特立独行,心随所欲;清高的风范时常彪炳异端,使凡俗的生活有了灵性的景象。
           把恬淡的生活当作生活的本身,而甘之如饴是真清高,因为他们不仅悟透了生命的质朴,而且践行了这种质朴。把恬淡的处境当作清高的资本,而谋求未来的奢华是假清高,因为他的清高只是他显赫的外套,他的内心供奉着欲望。
           很不幸,古今中外真清高的人凤毛麟角,假清高的人如过江之鲫。真清高属于圣哲的品德,可以修炼以接近。假清高纯属东施效颦,不仅蹩脚而且虚伪。
    因为普罗大众都是在红尘里裹着,真实的人性离不开人们居为家园的尘土。人类注定不是天使,真实的人性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。谁要自喻是天使,那他一定是魔鬼;谁要标榜自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道德楷模,那他一定是伪君子。
    人性需要欲望的抚慰,又需要灵性的滋养。人心需要独处的自省,又渴望得到群居的慰藉;人们需要卑下的营谋,也需要对圣洁的皈依!
           真正的清高是一种内心的傲骨,它不是盛气凌人的浅薄傲气,而是历经世事沧桑之后的坦然恬静,它的内涵远远高于世俗眼里的单纯热情,这份淡然是一种深邃的自我遵循,充满着美好的自信和铿锵的憧憬,不论从不同的角度、广度、深度去审视,它都能超越时空而又描绘着平常的日子,从根本上说不可能成为我们前行的羁绊。所以说它是修养的一种智慧!是生存的一种能力!

    清高有时也指一个人的自命不凡,顾影自怜,孤芳自赏。这样的“清高”,自然是不太好的。而在大多情况下,意思还是很正面的,指的是一种鄙弃世俗,清正高洁,出淤泥而不染的人格风范。“清高是一种不流于世俗、不随波逐流的精神风范,是一种自尊、自爱和自信的人生态度,是一种把精神比物质看得更重,把心灵比口蜜看得更真,把洁净比豪奢看得更贵的处世方式。说到底,它是一种人格追求,是有着明确和强烈的人格意识的一种傲骨”。这样一种人格风范意义的“真清高”,体验之后颇感值得推崇!尤其是在物欲横流、私欲膨胀、道德滑坡、人心不古的当今时代,更需要呼唤这样的傲骨“清高”和人文修养。

    “清高”,说说容易,真正做到实在不易。“清高”,要付出不小的代价。你要“清高”,首先要超尘脱俗,不肯奉迎一些什么人,什么事,不去随声符合地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话,你就会被视为“另类”,就会被边缘化;你要“清高”,就必须要有甘于冷寂与孤独的强盛心态,要有放弃一些个人利益的心理预期,甚至要承受被孤立打击、被抹黑丑化的危险。但是一个国家、一个时代、一个社会,如果没有了这样一种“清高”之傲骨,人们都实利化、世俗化、市侩化,一切向钱看、一切向权看了,蝇营狗苟化了,这个国家、这个时代、这个社会,就必是乌烟瘴气、龌龊不堪了。

    尤其是在执法领域,“清高”之气更应受到特别的推崇。因为维护公平正义,更应体现在:要以精神追求为旗帜,要以引领社会文明为职责,要以培育清正高洁的人格为首要目标,才能实现法制的公平正义。如果执法领域中,都弥漫着市侩气、铜臭气了;如果连执法部门,都利欲化了,都在投机钻营,或这样那样的外在光环化了,整个社会的“清正”与“高洁”指数,也就必会大受影响。

    然而,在现实司法领域,似乎并不是怎么接纳鼓励“清高”,相反,有许多做法是在诱惑你远离“清高”,让你世俗化、趋利化,甚至是不择手段的追名逐利。在真正的“清高”之士那里,别说是投机取巧,强取豪夺的攫取私利,即使荣誉送上门来,还会思量一番是否应该接受。这是里表如一的真清高,它蕴含着人性纯真的质朴。所以,人世间才有了“听其言、观其行”的提示。

    有时,我这样想,就算是不怎么地道的“装清高”,也要比实利化、世俗化、市侩化、蝇营狗苟化好得多。因为就人格风范来看,这“装清高”虽不够本色,但毕竟也还是一种“清高”,而且这“装”亦不是那么容易的,不信,你装几年试试看?所以说,清高也是一种傲骨的体现!一种本领的体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