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
  • 2
  • 3
您当前位置:德宏州纪委州监委网站 >> 清风苑 >> 清风文艺 >> 浏览文章


当时的月亮
发布时间: 2020/11/6 16:48:40 来源: 陇川县纪委监委
  • 年纪越长,幼年时的事就愈加难忘。过去我不信,现在却不得不信。今晚走过美丽的新城路,抬头看见天上一轮深秋皎洁月亮,思绪又回到许多年前的某一次过往……

    我四、五岁时的一个周末(1970年代只有星期天才休息),正读初中平日住校的大姐传来讯息,当晚县城中学放电影,免费!我这个惊叹号并非随意而用,改革开放前中国的免费电影不外以下两种:一是广场电影(也只有在重大节日或基层慰问才有此福利);二是部队学校、规模厂矿自己放映的电影。相比这下,大家更倾心于第二种。一是部队、学校、厂矿一般都有礼堂,看电影时可以免除夏天风吹雨淋之苦,冬季天寒地冻之痛。二是广场电影观影效果难以保障,观景过程中往往是娘吼娃哭,嘈杂喧乱。若不提早拿起小板凳去占到好的位置,前面若要坐个身材魁肥之辈,那电影也就是让你看得脖疼脚酸。如果正面实在无位置可挤,就只有到荧幕背面凑合,那演员的动作更是让你看得别别扭扭、反手反脚。

    我家当时的住地离中学有两公里多,父母于是带着二姐和我草草吃过晚饭就步行向中学进发(家里仅有一辆自行车,显然无法承载),大姐已提前在校礼堂间占好座位。那天晚上放映的是新上映的影片《半篮花生》,内容大致讲的是一个小学生从生产队收获后的田地拾到了半篮花生,在是否上交问题上与他母亲就公与私的思想认识产生争论,并与一个摘帽地主间就此开展激烈斗争。那种边演边唱的布景电影对于年幼的我显然毫无吸引力(那时我们最喜欢的是地道战、地雷战、南征北战这类战斗故事片)。好不容易看完电影,外面早已是漆黑一片,大姐也利用周末和我们一起回家。走出礼堂,一如电影院散场的熙熙攘攘。从前的街上没有路灯,一刹那只见无数只电筒光圈在路面摇摇晃晃。之后,人群渐行渐少,不到半途,便只剩我家五口人急速行进。

    就在此时,天空中忽然撒满了月光,在深秋的夜晚中显得格外的温馨明亮。与此同时,早已又累又困的我,哭闹着不肯再走,于是父母只好轮流背我前行,两个姐姐则边走边奚落着我。期间,我伏在母亲背上一睡着,她便不停用手拍打我的屁股或摇晃着身子要我醒来,原因据说是人一旦睡着后就会变得很沉,轮换到父亲的背上时就无此虞。但在走动的背上我也只能睡得迷迷糊糊,何况他们四个还一路聊着家常、谈笑风声。至于到家以后的情形就无法加以描述,小孩子家肯定是片刻就睡得人事不省了。

    时光流转,天地变幻,多少喜怒哀乐化作过眼云烟,多少前尘往事早已沧海桑田。几十年来,我又看过成百上千的电影电视,又走过成千上万的大街小巷,更见过无数美仑美奂的月光。但《半篮花生》的影名我却始终不曾忘却,那一晚回家的场景至今仿如昨天。尤其是近几年来,母亲和二姐先后病逝,与我们从此阴阳两隔;大姐长期在外地居住,与我们也相见不易;曾经酷似胡松华、孙道临等明星脸的父亲已是九十高龄,步履蹒跚、颐养天年!多年前家人在一起的每次团聚如今都显得无比珍贵,让人魂牵梦萦。

    其实,那一晚的月亮究竟是何模样,是月光如水?还是月华如练?是否有星光相伴,抑或也曾忽隐忽现?我都无从记起,也不愿去假设或虚拟。只是那一晚一家人的欢笑却一直在我脑海荡漾,深深浅浅的脚步声一直在我耳畔沙沙作响,让我酣然入梦的项背将是我今生最宽大最安全最温暖的床!

    歌中曾这样唱道:“谁能告诉我,要有多坚强,才敢念念不忘?”

    是那一晚的月亮,是这一刻的成长 ,是下一世的盼望!我想。